翁杰-恰逢商人辈出的年代 CFA 专区 -道明诚教育CFA培训中心

道明诚教育 - 导航

  • 今天是: 2020年1月25日 星期六          金融改变世界 学习创富人生 道明诚教育金融培训欢迎您!
  • 今天是:          题趣网
  •  
  • 今天是:          学历教育
  •  
央视记者2005年采访翁杰的访谈
-- 摘录于《耶鲁的青春岁月》一书

我的成长

   我是个很幸运的孩子,比同龄人更早接触英语。80年代初,我爸爸就觉得英语是将来的发展方向。我三四岁时,他就帮我买一些英文教材,一开始是儿童英语,从ABC开始学,买磁带让我自己放着听,看我很有兴趣,就请家教,上大课。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获得了上海市教委认可的肯德基杯英语竞赛一等奖,以后每年的英语竞赛,我基本上都获奖。高三时,我拿了上海市科普英语竞赛和海文杯英语竞赛两个一等奖,这两个一等奖都是可以高考加分的。

  我家里的教育环境挺有意思,我父母从小就注重培养我的独立精神,因此我可能比同龄人要更独立一点。我从三四岁一直到小学毕业,家里人管得比较紧,因为那时候非常小,要学英语还有其他很多东西,所以父母一直在身边接送我去各处上课。但是,一些基本的道理,比如为什么不能打电子游戏,为什么这么做不那么做,我父母都是用循循诱导的方式告诉我,基本上不打我。所以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就把我的框架给框好了。从初中开始,学习、个人生活,包括后来的财政,基本都是由自己来管理。我生命当中很多重要的选择都是我自己决定的,比如说考哪个高中,考哪个大学。

  考高中的时候,我想考复旦附中,但是我爸爸比较保守,怕我考不上,就劝我报考另一所市重点中学。但是我自我评估、分析利弊之后,觉得虽然确有一定风险,但考上的可能性更大一些,然后我们家就民主投票,那时我妈妈站在我这边,2比1,于是我们就决定报考复旦附中。后来我如愿地考取了复旦附中,而且那年复旦附中是上海市考分最高的中学。我报考美国大学的时候,我父母的支持就是帮我寄了几封信,而且就是用平信邮寄。我父母从小就培养我自己拿主意的决断能力,这样我就得对自己作出的决定负责,哪怕选择错了,也怨不得别人。我父母是经历“文化大革命”、上山下乡过来的,但是他们从来不吝惜为我的教育投资。其实你很难在一个孩子很小的时候就能看出他将来会上耶鲁、上哈佛,他很有可能在中间受到不良的影响走上歪路等等,其中不确定因素很多,所以教育投资风险挺大的。从我父母对这个风险投资所抱的积极性和热诚,可以看出他们对我有很大的期望。若没有他们为我从小教育的辛勤付出,我就不可能有今天,我也希望自己能够让他们感到宽慰。高中时,我当家教就开始有收入,从那时起就开始自己管理财政,以培养一种实践经验。比如说我考进高中以后,有很多有关自己复习心得的总结,因为像中国这种考试都是有模式的,所以我的经验很重要。我就曾经帮助几个比我晚两届的学生考进重点中学,有一些学生家长比较热心,可能就会有一些经济上的回报。那时候我还教英文,翻译博士论文、硕士论文等等。高二升高三的那个暑假,我在上海法语培训中心学习法语,费用非常高,那个时候大概两三千元人民币。我就想办法找到那个负责老师,我帮助她将她和她一些同学的中文论文翻译成英文,以此来抵我上法文课的学费。

复旦附中

  我觉得复旦附中在中国算是一个很与众不同的高中。在中国这个环境里面,分数就是一切,但是在复旦附中,并不是只是学习好就是好学生。我有的朋友在成绩上并不是饺佼者,但是他体育很好,比如说打篮球,还有同学喜欢音乐创作,喜欢画画或者戏剧导演,自己用电脑作片子等等。所以在复旦附中的时候,我更加认识到,每个人身上不同的闪光点都是值得尊敬,值得学习的。

  在附中的时候,我参加过许多课余活动,担任过学生会公关部部长、学生科学院院长、学生仲裁委员会主席、校辩论队队长等职。我还做过两届军训辅导员,主持过三档广播台的广播节目。我参加这些社会工作主要希望得到两方面的收获。一方面让我有机会和更多同学交流,因为像复旦附中这样的学校卧虎藏龙,有很多优秀的学生,可以说是人才济济。当初我的同班、同寝室同学现在也在耶鲁、哈佛或者世界各地的其他名校,能够认识他们并和他们交流确是非常荣幸的事情。另一方面,就是能够培养自己的领导能力。我从小酷爱《孙子兵法》等管理类的书籍,领导部门、组织活动对我是很大的锻炼。记得有一个暑假,我做一个班级的军训辅导员,教官要求改换场地,此时恰逢阵雨骤降,同学们都没有带伞,没有一个同学愿意走出大楼。这时我想起了兵法中“身先士卒,同甘共苦”的道理,于是我收起自己的伞,带头冒雨冲出了大楼,同学们果然也个个随我跑向目的地。

  即使在高三最忙的时候,我也没有放下学校的工作。参加课余活动确实很花时间,但是它也教会你更有效地利用时间,管理时问,当你退下来不做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有更充裕的时间来学习。如果一味地把l00%的精力都花在学习上,效率也未必会很高。我觉得这个也就像投资领域一样的,也要讲究多样性,要避免孤注一掷,也就是美国人说的“不要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

  从复旦附中毕业,我觉得自己更能适应美国的环境。美国大学提倡多样性,大家背景、思想、目标都不同,美国学生中也有非常重视学习的.也有非常喜欢参加聚会的。我觉得这些都是个人的选择,因为每个人将来要从事的事业不同。就像克林顿学习优秀,当了总统,布什学习成绩并不好,但也当了总统,显然他们各有可以汲取学习之处。

留学之路

  我是2002年从复旦附中毕业的。其实去国外读大学也是很偶然的,我原来并没有考托福申请美国大学的想法。因为上海比较开放.申请的人比较多,各方面信息也比较丰富,在高二的寒假,我开始有了出国上学的念头。但是我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国内的高考上,因为我觉得美国大学对中国学生不可能像对本国的申请学生那么了解,而且中国申请的人也那么多,偶然性太大了。

  当时我报考的美国学校都不要求中国学生的SAT成绩。我自己完成所有的申请资料,所有步骤都是靠自己闯过来的,不像现在很多网站上都有讨论,也有很多中介、资料可以参考,方便多了。我申请的时候,也不像很多其他申请者考虑得那么复杂,比如他们会在排前50名的学校里申请几所,然后在第二个50名里面申请几所,最后再申请几所四年制本科学院(Liberal art college)。我一共就申请75所常春藤盟校、康奈尔、普林顿、哈佛、耶鲁和哥伦比亚。我想能进则进,不能进就参加高考。我当时是文科班的,在学校的成绩很好。如果我不到耶鲁来的话,我可能报考北大法学院。

  我大约128底将申请材料寄出,那时耶鲁在上海没有正式面试官,学校就派了一个正好在上海工作的耶鲁毕业生米面试我。而试的时候我也比较轻松,基本上没有做什么准备,就是闲聊。他跟我说,你不用紧张。我也开玩笑地跟他说,我一点也不紧张,因为我在学校里也经常面试别人。

  我接到耶鲁通知是在4月3日,挺惊喜的。当时我十分兴奋,但我爸爸却挺平静的,他说要等奖学金出来了以后才能松一口气。因为有很多学校,像康奈尔大学或者斯坦福大学,他们即使录取了你,有时也不给奖学金或者只给半奖。美国私立学校学费昂贵,不给全奖是很难上得起的,所以我爸爸抱着很谨慎的态度。等到学校将我的全额奖学金通知寄给了我,他们也就放心了。

  耶鲁能够录取我,应该说也不是那么出乎意料。我觉得耶鲁就像其他很多美国大学一样,非常看重学生的各方面素质。它要组成一个年级,也是看这个年级里面的各个元素.包括家庭背景、社会背景、个人能力等等。比如说它觉得缺少黑人学生,它就可以填补一些黑人学生,它也是和拼图一样,希望拼得尽量完整、尽量多元化。我觉得我的特点是,我不是理科班的,也不是搞奥林匹克竞赛的,我觉得他们主要比较欣赏我的,就是独立能力和思考能力,能够从小就自己管理很多事情,自己来保持平衡。特别在学习方面,中国学生要学那么多的学科,时间是很有限的。如何安排学习,就像投资一样怎么样把时间和精力平衡地投资在不同的学科里面需要很强的能力。而且我在高中还做很多学校里面的工作,在学生会里面担任部长之类的,那也耍花很多时间,当然也培养了我的组织能力和领导能力。

耶鲁生活

  以前我从来没有出过国,关于美国的概念基本上都是从电视连续剧上获得的。我知道耶鲁大学,但是没有体会。对于纽黑文(耶鲁大学所在地)的了解就是从那些介绍手册里看一些照片,当然那里面都夸得非常好。

  到了耶鲁之后第一个印象就是有一点吃惊。原来印象中的美国都是高楼大厦,到了纽黑文就觉得这个城市还没有上海南京路的一个街区大。记得刚来的时候,有一次我问一个美国同学,市中心在哪儿?那个同学仲手一指,那孤零零的几座楼就是。我有一点点失望.因为我在上海土生土长,十八年都生活在上海,原来以为凡称作“城市”的地方都应像上海那样,纽黑文就和我原来的生活环境非常不同。

  我在听课、语言方面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对于耶鲁的选课制度一开始有些不适应。耶鲁更加需要你具有独立能力、管理能力、决定能力。因为这里是非常自由的,不像在中国大一上哪些课、大二上哪些课都基本上是确定的,在耶鲁都需要你自己选。很多课大一上或者大四上都没有关系,这就更加需要你自己能够规划这四年的美国学习之路该怎么走,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够摸索出来这个体系到底是怎么回事,哪些东西是要重点抓住的,哪些东西是比较灵活的,你更加适合选哪些课等等。每个人发展方向是不一样的,如果你愿意冒险,选一些你不是很了解的课程可能会学到很多新东西。但是如果你希望保守一些,上一些你比较了解的比如理科方面的课程,可能成绩会好些,学起来也比较轻松。每个人的选择都不一样,都需要根据你自己的情况量身作出你自己的计划来。在这一点上,如果以前你是父母一直管得很严的,或者父母都帮你做好很多事情,到这里可能适应的时间就要稍微长一些,精神压力也比较大一些。

  第一个学期我在选课上也有一些失误的地方。比如说我选了一门叫“全球化导论”的课.名字很好听、很时髦,实际上它可能并不是很适合大一的学生上。这门课是由从三个专业抽调过来的四位教授上的,因此衔接得不是很好,各说各的一摊,而且课程覆盖的知识面广,要领会、掌握并得到一个好成绩并不是很容易。这些课应该上,但是可能要放到大三或者大四再上比较好。第一个学期结束之后我总结了一些学习方法和经验,第二个学期开始就没有什么大的问题。我在耶鲁选过两年的法语课、很多经济课,也上了一些国际关
系、哲学、历史课等等,课程蛮多样性的。

我的经济课和实践

  我现在的专业是经济。我从小对于学习的想法就是比较实用主义,我觉得学习应该和实际生活相结合,通过实践、锻炼也能促进学习。我喜欢文科,高三的时候选高考的3+X,我觉得中国的政治课学不到很多实际的东西,我就选择历史,因为我觉得正如魏征所说的那样,“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我一直都很注重知识的实用性。

  中国的高中里面没有经济课,所谓的“经济”,是在政治课里面,而且也只是局限于马克思的理论。但是像美国、新加坡、英国等,他们的高中都有很正规的经济学科。我到耶鲁以后,最初还不知道什么是经济学,经济学具体讲的是什么。我没有到这里之前对政治科学比较感兴趣,到这儿之后我上了一些经济课,我觉得经济课里讲的那些东西和我原来的很多思想都是非常吻合的,而且都是在实际生活中能够看到能够运用的。我觉得经济最关键的是研究怎么样把资源最合理化地利用,包括你的肘间、劳动力、精力等等都能够通过经济的思维方式去考虑,使之达到最大的效益。例如24个小时都用来学习,其实单位时间的边缘收益就很少了,因为花的时间太多了。但是如果花12个小时学习,l2个小时做其他事情,那这l2个小时学习的效率就高一些,而且你也能在其他社交等方面得到更多的收益。这些变量都能够放在经济框架里而判断,我觉得经济学是非常实用的,能够在生活当中实践,能够捕捉生活当中很多东西。你自己在定计划、考虑问题、作决定的时候,经济学都能够帮助你的思维方式,所以我就对经济非常感兴趣。

  我父亲在上海证券市场刚成立时,就买过一些认购证。我从小耳濡目染,总是能通过股市知道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些情况。比如说1993年的时候通货膨胀很厉害、物价很高、经济软着陆、泡沫经济什么的,虽然不是很理解里面的细节,但是至少能够知道一些实际的东西。像上海前阿年房地产很热,现在有点过热,过热了以后投资的收益就不会很大了,那后面你再去投资什么呢々这个投资的想法也是我在这里上了经济课之后萌生的。经济学最基本的一个理论:最笨的人把钱塞在鞋子里面、放在枕头下而,这个钱看着好像三百块还是三百块,但是其实因为通货膨胀,它贬值了。第二个层次的人把钱放在银行里面,银行能够给你一些利息。但是你到底是否得到了回报还不一定,因为通货膨胀高于利息的时候,钱其实还是贬值的。利息要高的话,你可能会有一些回报,但是银行也不是把钱放在它的枕头底下,它也是借给别人,让那些贷款的人去投资。那些贷款的人比如说得到了30%的收益,你可能只拿到1%的利息.但是银行可以得到剩余的收益。那为什么你不把这个钱自己投资,而要放在银行里,让它利用你的钱来赚钱呢?从经济学最简单的道理中,我萌生出一些想法.自己攒一些钱也开始做一些小规模的投资实践。

  我在耶鲁也做兼职,每个暑假我也争取到很好的实习机会,因此能够寄一些钱回家,改善我父母的生活。另外我平时也比较节俭,攒了一些钱,那些钱虽然在美国可能并不是很多,但是换成人民币也能够做一些小小的事情。我就尝试在中国做一些投资,主要做房地产。我在大一的时候在上海买了一个比较小的公寓,然后租出去。过了一年,我就把它卖掉,加上我大二赚的钱,买了一个更大的公寓.然后再租出去。目前还是很成功的,有一些回报率。我觉得现在上海的房地产太热,因为价位已经涨到两万多一个平方米,所以我开始在重庆等内地投资房产。房地产现在过热,那么今后的投资方向是什么呢?比如说石油还是别的什么,那时我就开始觉得缺乏这方而的知识要继续学习。如果不知道金融市场和经济市场里面的发展轨道到底是怎么样,我就需要学习。非常简单的经济学知识表明,股票不景气的时候,房地产可能会比较景气。股票不景气,大家都不投资股票,资金就可能流向房地产;那相反房地产不景气,可能股票就景气了。在课堂里虽然能够学到很多这样的知识,但是还是非常有限的。

  上学其实也是一个过程,你就是上完商学院也是要在工作中才能学到绝大多数实践知识。在实际生活当中,你才会发现你需要更多知识。如果你能够比较拉丁美洲的金融市场、亚洲的金融市场、北美的金融市场、欧洲的金融市场,你的眼界就会更开阔。你不会只看到中国的股票或者纳斯达克,如果有机会你可以去买欧洲的股票。有更多的具体知识能够帮助体去正确地作出判断,而不是去投机。所以在实际生活中真的需要的时候,你就会发觉你的知识很缺乏,你就需要去掌握更多的知识。

  中国有很多自然资源、经济资源和人力资源的合理利用还有改进的空间。对我来说,学习的目的归根到底还是耍报效祖国,如果将来自己有一点点经济能力,或者有一点点社会地位,我最希望能为他人多做一点事情,给那些没有环境、没有机会的人才提供创造价值的环境。

耶鲁的课余生活

  我在耶鲁的课外活动也不少,我大一的时候参加过交谊舞社团和跆拳道社团,还拿到了黄带。但是我觉得这些并非当务之急,后来我参加了耶鲁的金融俱乐部和耶鲁企业家协会,他们主要组织一些活动帮助大家了解经济、了解金融市场。比如说企业家协会,每年都有商业企划竞赛,我参与这些话动,就能够遇到很多志同道合的人,也能遇到很多现在已经比较成功的、或者正在努力的企业家,可以得到很多信息和机会。大--、大二的学生是非常难找到实习的,但是我大一暑假就在华盛顿特区实习,就是因为我那年参加活动时负责邀请一些演讲者,当我需要实习工作时,我就问儿家公司的cE0需不需要实习生。于是我便在耶鲁校友开的一家公司里面找到一份CF0助理的实习工作。

  大二暑假我留在耶鲁做两个项目。一个是容闰校长奖学金。去年耶鲁和中国的教育部合办了一个中国10所最好的大学的校长和党委书记的学习班。因为这是中国教育部与耶鲁合办的第一届,所以耶鲁十分重视,特地设立了这个奖学金项目,从全校选拔了6名学生参与组织和接待工作。我从6月1日就开始参与所有组织、翻译,安排日程表、联系等工作。中国校长们来耶鲁上课,耶鲁校长也非常重视,耶鲁每一个部门的第一把手,暑假都不准休息,抽调过来给中国校长们上课。因为是第一次,事先要准备很多材料,所以这是个非常讲究团队精神的工作,校长、副校长,还有校务卿,你就和他们每天都在一起工作。虽然他们是领导,但是在工作中没有多少级别上的差异。通过这项工作,我还结交了许多中国校长朋友,颇有收获。另外,那年暑假,我还获得了耶鲁经济系唯一一个本科生研究奖学金,叫做Research Opportunity in Mathematics and Economics(Rome)scholarship(经济数学研究机会奖学金),在耶鲁的一个经济教授的指导下做研究。因为一般经济研究,都要到研究生才开始做,这是本科生唯一的一个项目,所以我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大二的第二学期,我还荣获摩根士丹利投资银行授予的Richard B.Fisher奖学金,这项奖学金每年只授予全美12位学生,我是我们这一届唯一得到这个奖项的耶鲁学生。除了耶鲁的全额奖学金,摩根士丹利公司在我大三大四两个学年给我额外的奖学金,并让我大三暑假在摩根士丹利纽约总部实习工作,实习期间得到与正式雇员一样的薪水。

  美国学校的学期都很短,中国的学生可能很羡慕这一点。我们5月初就放假了,中国学生可能要到7月份才能放假。我以前在国内听说国外的大学生活很幸福、很轻松,但实际上美国的学期虽然时间很短,但非常紧凑,内容实际上也是蛮多的。没过几个星期就要期中考了,没过几个星期就要交文章了,也是非常紧张的。特别是在最好的大学里面,你既要保挣良好的学习成绩,还耍为自己未来的发展寻找机会;你不但要管理学习,还要管理自己所有的生活琐事、人际交往,还要想清楚你自己今后事业的走向,竞争非常激烈,压力也很大。我现在利用一些空闲的时间,有意识地自我锻炼。比如去年暑假我学会了开车,春假我就开车和朋友一起周游了新英格兰,前两周我开车到纽约去看纽约国际车展。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心理上的侧节,长时间的学习很辛苦,在美国也有受挫折受打击的时候,也有非常郁闷的时候,有机会的话,特别是你有一点经济能力的话,应该出去多开拓一下眼界,看看世界,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也是一种投资。我觉得这里的party比较无聊。总体来说中国学生参加party并不是很多,因为party一般就是大家坐在一起拿瓶酒聊天,大多数人也不认识,聊了今天明天也就忘了。主要还是耗费太多的时间,因为我们要顾及学习,要顾及很多事。很多美国学生很热衷party,一方面对他们的社交比较有帮助,另外他们比我们要少很多的顾虑和负担。很多中国学生要考虑自己今后到底要怎么做事,是找工作呢还是要申请学校。但美国学生可能由家长给他们安排一个实习之类的,比中国学生要轻松许多。但是我看到很多中国学生争取到和美国学生一样的机会,甚至比美国学生做得更出色,我认为这是中国学生值得自豪的地方。

未来

  我原来考虑过毕业之后直接进法学院,但是无论是法学院还是商学院,很多学生都有一定的工作经验。有工作经验的人,他们学习可能比较有目的性。比如复旦的法学教授来这里读书,他就更知道自己需要学什么,知道自己的学习目的,这样他就能够更好地吸收。但是本科毕业之后,你毕竟只是读了16年的书.学习一直是生活的焦点,你所看到的世界、你所能够掌握的重点也都在学习,本科毕业后马上继续上专业院校,可能并不能完全吸收里面的精华,得到最高的价值。所以我觉得毕业之后,应该先工作一段时间,比如说两三年、三四年,让自己看到真正的社会。虽然耶鲁非常多元化.但毕竟是个精英学棱,你看到的人都是非常优秀的。但是社会里面各种人参差不齐.所要求的生存能力也不一样,并不一定是成绩好,可能更多是社交能力、观察人的能力或者处理事情的能力;可能并不是你处理事情处理得非常地好、或者做得非常快就一定是好的,你还要顾及其他各方面的利益。这些经验都是我们学生现在所缺乏的。在社会当中工作几年,你就更清楚自己想上什么学校,法学院还是商学院,以后体也可能从中得到更高的实际价值。

  我暑假在摩根士丹利纽约总部做实习,毕业后会在华尔街最好的几家投资银行中选择一家工作几年,积累了一定的专业知识和社会经验后,我想我会更明确自己的发展方向。

成长的小经验

  如果说我现在对经济、社会有了一定的认识能力,我觉得耶鲁的教育肯定起了很大的作用。当然也有一点是因为我从小的一个习惯,我从小就非常喜欢去思考,小时候我就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我觉得独立思考的能力是非常宝贵的一种能力。语言能力是一种很重要的能力,比如掌握英语或者法语,但是它主要是一种工具,是一种能够交流或者阅读的工具,具备金融经济知识也是一种能力,但是我觉得最主要的能力还是思考和判断的能力。我觉得从初中、高中到大学这样走过来,有很多时候都要面对很大的困难、很多挑战,但是你怎样去调整你的心态、策略,怎样总结过去,怎样在竞争当中做到像达尔文所说的“适者生存”,我觉得主要就是要靠你的思考能力去总结、去判断、去调整。所以我已经养成一种习惯,经常会不自觉地在一个阶段、一个学期或者一两个月之后,总结一下自己以前有哪些失策的地方,将来应该怎样完善。因为挫折或者暂时的错误都肯定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如果能够正确地对待它,然后考虑今后的路应该怎么样走,就会避免今后走弯路。

  在耶鲁的这几年,遗憾肯定是有的。这里的环境那么多元化,有那么多的事情可以去做,不可能做所有的事情,甚至不可能做大部分的事情,所以还是有很多遗憾的。但是我觉得光遗憾是没有什么用的,你能够察觉到遗憾,把它总结为经验之后,在将来新的环境当中,你就能够更加成熟,更加深刻。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这样一个过程,从理想主义到比较现实,我自己也有这样的过程。我相信现在在学校里面还是比较理想主义的时期,将来走上社会也许是更加实用主义,但是因此也能够让我更加能够深刻地了解现实,知道该怎样
去处理社会当中的具体问题,怎么样使自己能够更好地融入环境。成功是每个人所希望的,也是我所期待的。小的时候我也希望自己很伟大,每个人如果有机会的话都渴望能够得到尊重、能够伟大、能够有意义,比如说成为国家领导人,或者企业的领导人。我和很多人一样,总是想自己以后能够成为一个比较伟大、比较成功的人,但是成功的具体含义是很难定的,并不是说你赚多少钱或者做到什么位子。我觉得一方面对自己来说是使自己的生命有一些意义,因为你只活这么一次,其实你赚再多的钱或者享有多高的职位,最后都是从零开始从零结束。另外就是能够对别人、对这个社会也有意义,能够用自己的力量}做一点点事情,有自己的信念,有自己的价值观。如果自己得到了一定的位置、有一定的能力,就应该去帮助别人,去支持那些现在还没有这种能力或机会的人。我觉得为国家做贡献,不能夸夸其谈,而是应该更加脚踏实地地去做。

采访后记

  翁杰也许是我见过的最有经济头脑的人。似乎无论什么话题,他都可以用经济学理论解释得头头是道。上高中的时候就用翻译赚法语班的学费,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就开始投资房地产,有几个人有他这样的眼光和魄力7他这样的人不学经济谁学经济呢?翁杰这条路就是选对了。

  如果翁杰将来会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也许是个有大智慧的儒商。自诩为实用主义的翁杰非常喜欢读古文,他喜欢的都是《孙子兵法》、《太公兵法》、《鬼谷子》或者《中庸》等等,静下来的时候,他最大的爱好就是把这些古书一个字一个字抄下来,背下来,体会。用他自己的话说.中国人在引进外国的技术、外国的思想,还有外国party的同时,应该保存一些自己的精华。更何况,这些古书里面有无穷无尽的经济和管理的思想。现在美国、日本等许多企业、商学院都要学习《孙子兵法》等中国古代的管理知识,而中国许多年轻人却反而厌弃古文、不学历史,将自己先哲的智慧拱手让人,实在是可惜可叹。只有巾西合璧,取其精华,弃其糟粕,才能使自己的能力和见解更全面,更好地为世界做贡献。

  对于在耶鲁大四的生活展望,翁杰首先要进行的经济学实践就是从学校的宿舍搬出来,到外面租房子,以此可以更多地了解美国租房市场是怎样操作的。实用主义也好,理想主义也罢,翁杰不仅对经济学热爱,更对经济实践狂热。虽然还不能确定自己以后的发展,但是很明显,翁杰已经具备很多经商的优秀素质。商人辈出的世纪,翁杰生在最好的时代。

 

1 2 3
热点推荐
17年05月道明诚培训课程免费讲座
上海
主题:2017年12月CFA一级开学仪式与伦理道德先导免费试听
时间:05月27日周六上午09:00-12:00
地点:上海交通大学
预约:肖老师(18521590658)
                  预约
主题:2017年6月CFA一级开班仪式与真题解析免费试听
时间:07月22日周六上午09:00-12:00
地点:上海交通大学
预约:肖老师(18521590658)
                  预约
主题:2017年6月CFA一级开班仪式与真题解析免费试听
时间:07月23日周日上午09:00-12:00
地点:上海浦东八佰伴
预约:
肖老师(18521590658)
                  预约
                 

CFA咨询预约:400-700-8858
联系接待:孟老师

证券咨询预约:021-52300567*816
DMC培训精彩回顾
08年6月CFA三级
(上海)部分学员合影